《宝瓶同谋》读后感

因为对胡因梦和张德芬娓娓道来的叙述方式的喜欢,所以果断入手《宝瓶同谋》,其实对书名的含义和约略内容并不清晰。

(注:“宝瓶”指西洋占星学说的“宝瓶时代”,“宝瓶同谋”指有一些人不约而同、心照不宣的形成一项共识,想要在宝瓶时代开始推动或完成人类及地球的转变,共同谋划一个更人道的社会,建立一个更和谐的世界。)

该书并没有引人入胜的开篇,甚至前五章内容还枯燥的有些乏味,但越往后看越觉得渐入佳境、欲罢不能。

个人认为,前五章内容相当于对同谋、转变、跨越等内容的说明书般的介绍,为你后续的阅读奠定了翔实的数据分析基础。从第六章至第十二章则由理论上升至对实际生活的影响,详细介绍了同谋对个人疗愈、学习方法、职业选择、精神追求、人际关系等方面造成的巨大影响。第十三章,是全部内容的概括和升华,对宝瓶同谋的时代意义及全球同谋进行了展望。

在阅读过程中,除了对“宝瓶”时代人类精神方面的种种转变深刻认同外,更令我惊喜的是总能在不经意的字里行间发现与内心价值高度契合的表述,让我不禁频频回看。

转变源自内心的深刻认同

在该书中,作者多处表达了对东方佛教、禅宗、瑜伽、静坐的认同,指出了西方制式宗教的不足,并附以问卷调查的数据,显示超半数的西方宗教信徒“对于组织化的宗教的严厉的指控”,认为“大部分的教会已经失去真正的宗教精神”。由此引申出“只有内心感受深刻的东西才会使我们改变。”

让我困惑的是:西方社会对东方的古老智慧有着如此高度的评价和认同,为何作为东方人的我们,大部分人却并不认同自己的文化。

结合自身经验,我是在接触了西方的身心灵修行之后,再转回学习了东方的禅宗智慧,但这个过程对我个人而言却是不可逆的,因为唯有透过由浅入深的引领,才可能参透个中奥妙,确定最终的价值认同。

西方制式宗教虽然有着种种不足,缺少更深层次的精神吸引,但却更加平易近人,不至使人产生畏惧。东方的佛教、禅宗,虽然内涵丰富,意义深远,但却仿似拒人于千里之外,以至于喜欢宗教佛学的人总被认为是异类。我想这或许是东方哲学不能在本土生根发芽的原因之一吧。因为没有内心的深刻认同,没有心灵震撼的瞬间,谁会轻易改变自己的信仰。

宝瓶同谋能够在西方以星星燎原之势蔓延扩散,但在东方能否如法炮制,我有所怀疑。

朴素是唯一富裕的生活方式

何为“自甘朴素”,作者是这样解释的:“形容避开混乱,而将力量集中在真正紧要之事的生活方式。至于“朴素的程度”,要由每个人自己决定,譬如说,一个朴素的人,他可能拥有一套昂贵的音响,可是开的是旧汽车。”

其实关于朴素,老子说过:“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这三宝中的“俭”其实就是“自甘朴素”的来源。

目前,我们国家层面也开始倡导一种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但这样的表述,往往使人产生误解,难道是要我们过一种苦行僧般的生活?相较而言,我更喜欢“自甘朴素”这样的表达方式。首先,这是我自愿的,且甘之如饴的,而非社会或国家强迫的。其次,作者明确表示:“朴素不是一种预算,而是一种态度:深思熟虑的消费。”在经过这样完整的表述后,最终引出自甘朴素的终极意义:“你需要的越少,你就越自由。”

家是一种体验

关于宝瓶同谋带来的家庭观念的转变,作者指出:“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种体验。”

南怀瑾大师也曾经预言:二十一世纪起,不止中国,整个世界都将没有婚姻制度,没有家庭。(台版:《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这也印证了家庭存在的意义其实更大程度是为了满足精神层面的需求,我们需要通过这样的一种形式去体验自身存在的价值、感受关爱与被爱。

如果世界大同,人心开始朝多元化开放,尤其是个人内心的成长和心灵的擢升,将挤占“家庭”所扮演的种种角色,并迫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究竟应该从“家”中得到什么。届时,你一定会深刻认同:“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种体验。”

新的眼睛看见了全新的世界

该书的封面,赫然印刷着一只眼睛,这只眼睛像太阳般发散着光芒。个人觉得,关于这只眼睛的由来,作者在书中进行了阐述:“人性的转变过程一旦开始,就必然是几何式的。就一种意义而言,第四个次元就是这样:用新的眼睛看见了另外三个次元。”

新的眼睛看见了全新的世界,希望这只眼睛能铭记在你我的内心,时刻提醒:“我们可以是自己的孩子。”这意味着,对于我们自身,转变和超越随时都能发生,这转变既可以潜移默化,又可以脱胎换骨;这超越既可以水到渠成,又可以惊心动魄。

愿我们都怀抱正命的理想,在全球同谋的路上贡献一己之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